新篇 544章 由王兜底(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星海中,世外之地,短短半个月,如同进入百战时代,庞大战争阴云笼罩。

    部分负有盛名的超凡者都短暂安静了,尤其是散修,怕被征召与邀请等。

    数日间,已经有出名的强者接到信笺,或直接被登门拜访,请他们出山。

    当然,这种人都格外强,不然也不会被这么重视。

    人们愕然,发现主要是刺青宫、归墟等四大道场在行动。

    他们都这么强了,占据绝对优势,还在积极请名人入局?

    「我们可不是腐朽的大船,注定将要沉没,而是书写新战绩者,请友人共襄盛举,同沐道韵,青史上留名。」.c0m

    四大真圣道场的使者这样回应,相当的有底气,连发言人都在彰显自信。

    这是明着在奚落五劫山完了,马上就要被爆杀了!

    相对而言,五劫山动静不大,没怎么去请人,也就是通知了本阵营的名宿做好准备,大概无法避开血战,被对面的人盯上了。

    五劫山士气低落,这是事实。

    他们不主动请人,没有联系曾经的故友,自然是不想害人。

    到了这一步,谁都清楚,双方阵营对比,实力差距明显。

    五劫山不想害人,不想让各方老友为难,不愿给别人添麻烦。

    而在现世中,很多人都保持沉默,在这种大环境下避免说多错多,惹来祸端。

    然而,超凡网络上却没那么压抑,相反气氛越发活跃,有各种热议。

    人们同情弱者,兼且五劫山名声不错,众人看他们沉寂,纷纷支招。

    「不能不请人,寻找那些没几年可活的老怪物,无牵无挂的独行客,请他们出山,这种人不怕四大道场,且心中无惧。」

    「没错,输人不输阵,即便要死,也要在灿烂中落幕,打断四大道场的骨头,哪怕输了,全部战死,也要让对手感觉痛,让他们血淋淋,去请人吧!」

    网上出奇的一致,觉得五劫山太沉闷了,要绝地反击才行,哪怕注定要灭亡,也要璀璨,重创对手,杀出风采。

    「我知道一位老异人,无儿无女无徒弟,也无未来,身有道伤,自身腐朽了,人生无希望,是典型的四无老人,可以请出来!」

    有人都主动帮着提供名单。百度搜索:深空彼岸

    要不要拒绝,还是说象征性地派出去几个人?

    在这种大背景下,相关方真的很为难。

    黑金狮子族有超绝世站出,隔空喊话:「五劫山就不要害人了。各位,大势明朗,眼睛擦亮,这都不需要选择,一眼可看到原始血战的结局」

    他现身说法,并拿自己的族群举例,说这就是在选择最正确的道路。

    他这样反咬,负面影响还是很大的,具有很强的冲击性。

    「人生的选择很重要,不要与大势为敌,站在历史的对立面!」天猬族的族长亲自站了出来。

    「我劝五劫山的各位同僚,一旦开战,最好不要血拼,该低头时就低头,或许还有活路。」双头族的异人对五劫山喊话。

    毫无疑问在大背景面前,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更能体现来。

    五劫山要出去请人,还没开口呢,部分曾经有交情的族群与门派等,就提前来信,告知了各种难处。

    伍临道亲自回应,表示理解。

    事实上,五劫山真请人了,但主要是冲着散修中的顶级异人而去,没去各教。

    被找上的异人愕然,因为,五劫山不是请他们加入要血战的阵营,而是为逝者的观测站拉人。

    「嘶!」连异人都猛吞了一口超物质,还能这样操作?

    「逝者大人说了,加入他观测站的人保证不会出事,且事后会得到他亲自指点!」

    一位超级化形违禁生灵竟做出这样的承诺,让前路已断的异人着实挡不住这种巨大的诱惑。

    接下来,五劫山的人积极行动,开始拉人!

    「牛靠!」有人得悉后,觉得逝者要间接参与,会让招募的人下场。

    虽然还未公开,但是小道消息开始流传了。有项级异人加入逝者的观测站了。

    这时,部分人认为,观测站是有意留下的后门,可以进行骚操作。

    四大真圣道场的人坐不住了,如果观测点的人突然出手,而后突兀消失,还不让别人进观测站搜查,这会无比麻烦。

    刺青宫和纸圣殿背后的神秘强者余烬发声,质问逝者,真要打破常规,涉足原始血战吗?

    「你这是污蔑我的清白,到时候你可以看着,我究竟有没有干预,没有证据的话就闭嘴,我的人格不容你侮辱!」逝者义正辞严的交涉。

    「行,我等着!」余烬没多说,他会盯着这件事,身为最强级数的存在,他不怵逝者,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有底气接着!

    之后,四大真圣道场不只是再找「名人」去「共襄盛举」了,提高警惕,也开始寻觅战力超常的散修。

    一时间,双方竟开始抢人。

    原本五劫山没戏,谁会和自己的生命过不过去,不会有异人加入,但若是加入逝者的观测站点,那就不一样了。

    王煊看着通讯录,开始联系一批强者,真正的天纵奇才。

    「绯月,我是孔煊。」

    第一个人绯月联系上了,通讯器那边传来她的笑声,竟反过来请求视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