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 5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谢琰还是了解顾遇琛的。

    他看着聊天界面的转账提醒许久, 先是一头问号,然后深入地想了想,答案很快就浮现出来了。

    十有八/九是他哥拿着表情包到顾遇琛面前炫耀了。

    这个答案让谢琰无语了片刻,可结合顾遇琛和谢晋每次碰在一起后所起到的微妙化学反应, 谢琰就差不多肯定了这个答案。

    算了, 琰琰老师不和幼儿园小朋友计较。

    谢琰心安理得地收了顾遇琛的转账, 然后去找李泽钦。

    李泽钦领了自己的任务,正准备画一副装饰画,就看到谢琰走过来,便中二地朝谢琰敬了一个礼,“蟹霸王, 我保证完成任务!”

    谢琰:“……”

    他也不和李泽钦贫嘴, 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 “我想和你学画画。”

    李泽钦拿着画板调色, 闻言惊讶地看了谢琰一眼, “怎么突然想学画画?”

    几分钟之前只是想和他约表情包,几分钟之后就突然想学画画了?这几分钟发生了什么?

    李泽钦思来想去,只想到一个答案, “你是想亲自给你家那位设计一款表情包?”

    “对。”谢琰点头。

    “行, ”李泽钦冲着谢琰龇牙“叫我一声爸爸,我就教你。”

    谢琰假意拿出手机,“那我网上报个班。”

    李泽钦伸手过来勾住谢琰的脖子, “别别别, 爸爸亲自教你行了吧?”

    他又问道:“你是想直接画顾遇琛的小人呢?还是画拟人?比如我哥的阿拉斯加和你的蟹霸王。”

    谢琰觉得拟人比较Q萌可爱,便选了拟人。

    李泽钦开始给装饰画上色, 一边涂色一边问谢琰, “你打算把你家那位比做什么?”

    “泰迪。”谢琰脱口而出。

    李泽钦的画笔顿了一下, 在墙上晕染出黄色的色块。

    黄色,多么应景。

    呵呵。

    李泽钦睨了谢琰一眼,“我觉得你在向我炫耀。”

    谢琰扶额,“我随口说说,你别当真。”

    “那就画泰迪?”李泽钦故意问道。

    谢琰摆摆手,“那不用。”

    要是真设计成泰迪,谢琰能想象的出来,顾遇琛看到后,他的后果会是什么。

    他不是夸父,他不“追日”。

    谢琰又和李泽钦说道:“你先画你的,我再想想。”

    “德牧怎么样?”

    这回李泽钦是很认真的提议,毕竟顾遇琛给他的印象要拟人的话,更趋近于德牧。

    谢琰也认真地想了想,德牧可以是可以,但他总觉得差了一点感觉。

    “你再好好想想呗,不急于这一时。”李泽钦把刚刚上色的失误给改了,见谢琰皱着眉头一脸深思的模样,如此说道。

    他是画画的,自然知道灵感的宝贵,有的时候硬想是想不出来的,灵光一现最为重要。

    谢琰觉得李泽钦说的有道理。

    他让李泽钦继续忙,他给李泽钦打下手。

    人多力量大,办公室里的十几个同事忙忙碌碌了一个下午,终于把party的会场布置出来,就等明天给安远兮庆祝生日。

    没人问生日地点为什么突然改了,反正安远兮是他们办公室里年龄最小的,又是寿星,那就宠着呗。

    安远兮一听自己是年龄最小的,马上炸毛,当场指了部门的八卦女王郑熙悦,“悦悦还比我小两个月呢,我怎么就年龄最小了?”

    大家看他那张气嘟嘟的脸,不信。

    看起来明明就十七八岁,不是最小是什么?

    谢琰上去安慰安远兮,“我们说的是心理年龄,你的心理年龄最小,永远十八岁!”不,十五或者十六,不能更多了。

    安远兮被安抚住了,开开心心地准备下班并且期待明天的到来,等走到部门门口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什么心理年龄最小?

    他想折回去问个究竟,同事们已经一窝蜂的走光了。

    安远兮:“……”

    他看着布置过后显得花里胡哨热热闹闹的办公室,噗嗤一声笑了。

    算了,最小就最小。

    有这么多人宠着自己,他应该高兴的。

    这么想着,安远兮便乐呵呵地离开了。

    ***

    谢琰今天下班回家,见到顾遇琛后,就一直在观察顾遇琛的反应。

    糖醋里脊是平常的味道,今天也没有百香果汁,顾遇琛和平时也没有任何差别。

    难道是他理解错顾遇琛的意思了?

    等晚些时候顾遇琛洗完澡上床,谢琰还没来得及反应,迎接谢琰的就是一个炽烈的吻。

    谢琰被吻地七荤八素,也忘了要观察顾遇琛今天为什么没有做出吃醋的举动,反而被顾遇琛带入他的节奏中,沉沉浮浮。

    归于平静的时候都快凌晨了。

    谢琰趴在顾遇琛的胸膛上缓神,今晚的顾遇琛特别猛,明明他没招他啊。

    仿佛看出谢琰的疑惑,顾遇琛翻个身把谢琰抱进自己怀里后,说道:“你招我了,一晚上都在招我。”

    谢琰觉得自己很冤枉。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好么!

    顾遇琛在谢琰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控诉道:“你一回来就看我,吃晚饭那会儿我就想把你按到餐桌上了。”

    谢琰:“……”

    行吧,这么看来他还真一点都不冤枉。

    “老顾同志,你定力不行啊!”谢琰调侃。

    不就是多看几眼嘛,竟然那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