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 8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周后, 谢晋抵达K市。

    这次是谢琰去接的谢晋。

    接到谢晋后,谢琰先带他去新房子看了看。

    一圈下来,谢晋嘴里嫌七嫌八的, 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他还算满意顾遇琛买的这套别墅以及别墅的装修。

    用不用心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而很显然,顾遇琛在这栋别墅上花了很多心思。

    谢晋也算了解谢琰, 知道这栋别墅是按照谢琰的喜好设计的,这一点他从谢琰脸上毫不掩饰的欢喜就能看得出来。

    所以在这一点上, 谢晋没什么好说顾遇琛的。

    他这次提前一周过来,是想看看谢琰还有什么缺的,帮着谢琰添置一些。

    结果一圈看下来,才知道顾遇琛想得很周到,该添置的东西都添置了, 不给谢晋一点补充的机会。

    谢晋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他看着新别墅偌大的地下车库沉思了好一会儿。

    第二天,空荡荡的地下车库里多了三辆豪车。

    谢琰看到后, 无语望天。

    好不容易拥有一个空荡荡的车库, 转眼就被塞满了。

    和三辆名车一起归入谢琰名下的还有K市最近最火热楼盘的两套别墅。

    不用想谢琰都知道这两套别墅是谁送的。

    他再一次感觉到了如房的父爱和如车的兄长之爱。

    ***

    转眼间, 时间到了11月14日,顾遇琛和谢琰举办乔迁喜宴的前一天。

    喜宴的事有专门的人员负责,根本就不用谢琰和顾遇琛操心,但这天有许多宾客从其他地方赶过来,作为主人家的谢琰和顾遇琛就得负责接待。

    帝景酒店是K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顾遇琛和谢琰15号的喜宴就在这个酒店的宴会厅举办, 而从全国各地赶过来参加喜宴的宾客都被安排在酒店的客房里。

    谢琰宴请的宾客中也有大学的同学还有之前踏青社的社员。

    他毕业后虽然很少和他们联系,但毕业后这些同学和同社团的社员有喜事都会通知谢琰一声, 谢琰没去参加, 但该有的礼数都尽到了, 该随的份子钱也随了。

    这次他要办乔迁喜宴,秉着礼尚往来的原则,自然也要知会这些同学们一声。

    至于他们来或不来,谢琰也不强求。

    但有一个人谢琰是一定要邀请的,就是大学时期对谢琰多有照顾的飞哥。

    飞哥收到谢琰的邀请,也答应要过来。

    谢琰亲自去高铁站接的飞哥。

    飞哥之前是受谢晋所托在大学的时候照顾谢琰,多少知道谢琰的身份,见谢琰把自己送到K市最豪华的酒店的套房也没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让他惊讶的反而是谢琰的改变。

    他这几年虽然和谢琰还有联系,但因为工作太忙的缘故,极少和谢琰见面,于是脑海里关于谢琰的印象还停留在大学时期:和整个世界格格不入,虽不抵触人群,却也不会主动去融入,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再见到谢琰,飞哥明显就感受到谢琰的变化。

    怎么说这种变化呢?

    飞哥想了想没有找到形容词,但就是感觉到谢琰从飘着的状态里落下来了,重新融入这个世界了。

    笑的时候,也不是因为我要笑而笑,而是不经意间的想笑就笑。

    飞哥不知道谢琰的改变源于什么,但他不由得想到那张请帖,和谢琰的名字紧紧挨在一起的另外一个名字——顾遇琛。

    正好谢琰这会儿也提起顾遇琛。

    谢琰将飞哥请进客房,问他,“飞哥,你这次可以在K市待几天?”

    “我请了三天的假,后天回去。”飞哥把行李放下,“怎么了吗?”

    “我家那位想见你,”谢琰说,“你回去之前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顾遇琛想见飞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要感谢飞哥大学时期对谢琰的照顾,若是没有飞哥,大学时期的谢琰会更孤独更加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

    连谢琰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提起顾遇琛时,眼睛是亮的,嘴角也不自觉地向上扬起。

    这个反应更加证实了飞哥的猜测,谢琰能有现在的变化,顾遇琛居功至伟。

    既然谢琰都提出邀请了,飞哥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便应承了下来,“定好时间和地点后和我说。”

    谢琰笑了笑,“好。”

    安顿好飞哥后,谢琰便离开了。他刚走出飞哥的客房,手机就响起来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有些惊讶。

    电话是谢衡东打来的,按理说A国现在的时间正是半夜,他爸怎么这个点打电话过来?

    想到一种可能,谢琰的眼睛亮了起来,边走边接起电话。

    谢琰:“爸。”

    没等电话那头的人回应,谢琰就直接说道:“爸,我猜你回国了,现在人在K市的机场。”

    “我儿子真聪明!”

    手机里传来谢衡东爽朗的笑声,但仔细听的话其实是有一丝紧张的。

    谢琰像是没听出来一样,走到电梯边上按下电梯。和谢衡东说道:“我现在就去接你。”

    谢衡东回国之前并没有和谢琰说,谢琰还以为谢衡东不会回来,这会儿甫一听到谢衡东回国的消息,谢琰自然觉得很惊喜。

    谢琰多多少少能听得出谢衡东面对自己时的紧张,这种情绪从几年前那件事爆发后就存在了。他不知道对此做出什么反应,便也就一直当做不知道。

    电梯的门打开,谢琰走了进去,谢衡东的声音也再次响起,“你今天比较忙,我已经让你哥过来接我了。”

    “那行,路上小心。”谢琰没有坚持,又和谢衡东说了几句话后,挂断电话。

    全程两人都没有提出郝女士。

    这个人好像成了他们父子之间最为禁忌的存在,聊天的时候有志一同地避开她。

    这时候电梯也到达一楼,谢琰走出电梯。

    ***

    等到了下午的时候,顾爷爷和顾奶奶从村里上来,是顾遇珏去村里把人接过来的。

    其实按照顾遇琛和谢琰的意思是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不想让他们来回折腾。但爷爷奶奶听闻顾遇琛和谢琰即将搬进去他们两个人的小家里,说什么都要上来看看。

    顾遇琛和谢琰拗不过爷爷奶奶,只好拜托顾遇珏回村里把爷爷奶奶接上来。

    正好顾遇琛和谢琰双方的家长还没正式见过面,这次难得趁着两人的乔迁之喜聚在一起,自然要正式见上一面。

    虽然这次见面有些匆忙,顾遇琛还是在西苑定了一间包厢,安排得很妥当。

    晚上七点左右,两家人抵达西苑,顾爷爷和顾奶奶也来了。顾遇琛和谢琰一人扶着一个,让爷爷奶奶坐在主位上。

    谢衡东之前就知道顾爷爷和顾奶奶的身份,所以见到两人,他表现得非常恭敬。

    这次算是双方家长的正式见面,谢衡东之前还有点担心顾遇琛的家人对谢琰有偏见,可相处下来,他就看出来了,顾遇琛的家人很喜欢谢琰,谢琰和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

    谢衡东彻底松了一口气。

    他能感受得到顾家一家人都是温柔的人,谢琰在K市如果有这样的一家人在一旁照拂着,他也能放心。

    放下心来的谢衡东就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方面,正好顾爸爸是经济学的教授,两人凑在一起有很多话聊,聊着聊着,倒也是一见如故,马上交换了联系方式。

    这次双方家长正式见面非常成功,都很满意自己的亲家。

    这顿饭吃到九点多才结束。

    谢晋和谢衡东一起回酒店。

    谢晋开车,谢衡东坐在后座上。

    他刚刚在饭桌上和顾爸爸喝了一点酒,以他的酒量当然不会醉,只是今天从A国赶回来,因为时差的原因,他中午没休息好,这会儿有些疲惫。

    谢衡东忍不住捏了捏眉头,目光落在窗外,看到窗外的景色飞速后退,眼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湿润了。

    谢晋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谢衡东一眼,发现谢衡东的不对劲,关心道:“爸,你怎么了?”

    “没事,”这很懂捏着眉头摇摇头,安静了一会儿又说道:“我有些高兴。”

    说是高兴,可他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酸涩。

    也不管谢晋能不能听懂他的意思,谢衡东继续说道:“我看到小琰现在变得这么好,我就忍不住高兴。”

    “顾家一家都是好的,我能感受得到,小琰和顾家人相处的时候,全身心都是放松的,可……”

    说到这里,谢衡东又停住了。

    他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可什么?说谢琰回到京市的家时总是绷着一根弦?还是说谢琰就算亲近他的时候还隔着一层?

    曾经小小的谢琰仰着头看他的时候,眼睛里也有星光,充满了对父亲的崇拜。

    是他自己没保护好儿子眼里的星光,让其熄灭了,导致儿子不和他亲近,他能怨谁?

    他应该庆幸现在有人能重新点燃谢琰眼中的星光,让谢琰有了“人气”。

    理智上是这么想的,可是看到谢琰和顾家人相处融洽,仿佛和他们才是一家人的时候,谢衡东心里还是不由得泛着酸。

    谢琰是他儿子啊!

    没有一个父亲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子和自己有隔阂,疏远自己。

    尽管谢琰现在并没有疏远他,还愿意叫他一声爸爸。可是谢衡东知道,他和谢琰之间,再也无法达到最亲密的父子关系,中间肯定会隔着一层。

    可谢衡东也知道,正因为他是谢琰的父亲,以前的不作为所带来的伤害才更深更持久。

    前面正好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