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 9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谢琰觉得自己心里一点儿伤心的情绪都没有, 可是这会儿看到顾遇琛,却突然觉得眼眶发热。

    碍于办公室有其他人在,谢琰抹了一把脸, 暂时压下自己的情绪,而后从位置上起来, 牵着顾遇琛的手,找了一间休息室走进去。

    整个七楼都是青养部的地盘, 休息室装修和卧室没什么区别。

    一进入休息室关上门, 谢琰就扑进顾遇琛的怀里。

    他没哭。

    只是情绪有些低落,需要有人可以抱抱他。

    顾遇琛来得正好。

    谢琰紧紧抱着顾遇琛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上。

    顾遇琛一只手顺着谢琰的背脊往下, 像是给猫顺毛一样,不断安抚他, 时不时亲亲他。

    许久之后, 谢琰终于觉得胸中憋着的那口气完全散尽,便从顾遇琛的怀里出来, 牵着顾遇琛的手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接着依旧是一阵沉默。

    “哥……”谢琰倚靠在顾遇琛的肩膀上,他想了很多, 有些事想要问顾遇琛,只是刚开口,又不知道要问什么。

    顾遇琛没催他,耐心地等待谢琰再次开口。

    一会儿之后,谢琰想好措辞,再次开口,“苏亦那件事是我妈授意的吗?”

    谢琰不傻, 有些事顾遇琛和谢晋没告诉他, 不代表他自己想不到。

    苏亦离开K市后不久, 谢晋便前往A国,再到谢衡东和郝女士离婚,就像是一根导火索被点燃,瞬间引爆,带起一串连锁效应。

    顺着这条线,谢琰大概能够猜到发生什么事。

    若是放在以前,谢琰一定会觉得是他的原因导致谢衡东和郝女士离婚,但是现在,他不会把过错再揽在自己身上。

    谢琰心里无比确定——

    他什么都没做。

    他没错。

    郝女士会有如今的结果,只是她……

    咎由自取罢了,与人无尤。

    想通这一点的谢琰感觉心里好像有一块石头落地,冥冥之中有一种释放感,好像绑在他身上的束缚彻底消失了一样。

    顾遇琛能够感觉到谢琰越来越放松,他抓紧谢琰的手,轻轻地捏了捏,为谢琰感到高兴。

    但他并没有回答谢琰的问题。

    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

    谢琰动了动手指,和顾遇琛十指相扣,偏头去吻顾遇琛的下巴,吻了一下又一下。

    顾遇琛微微低头,谢琰的吻便落在顾遇琛的唇上。

    四唇相贴的那一刻,谢琰弯着眼笑了。

    正想退开,顾遇琛的手便压在他的后脑勺上,加深了这个吻。

    冬日里,阳光微暖。

    投射进房间里,为房间渡上一层暖黄色的光。

    有交叠的人影被阳光投射到不远处的墙上,似乎要融为一体。

    ***

    自从知道顾遇珏报名参加国际翻糖蛋糕大赛后,谢琰就和个小学徒一样,天天去顾遇珏的蛋糕工作室报到。为此,谢琰还暂且放下了去画室学画画的事,一门心思地投入蛋糕的学习之中。

    他在这方面确实有天赋,画画的时候他很多东西都画的不成样子,但是让他捏翻糖给翻糖做造型,他就上手非常快,而且还做得有模有样。

    也因此,谢琰经常出入顾遇珏的工作室。

    谢琰长得精致帅气,气质又好,站在人群里绝对是最吸睛的存在,烘焙工作室里又是女人比较多。谢琰多去工作室几次后,便招了不少人惦记,有很多人找他搭讪,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

    但是她们搭讪归搭讪,谢琰每一次都不为所动,并且露出自己手指上的结婚戒指,明确表示自己已经结婚了。

    这件事不知怎么得传进了顾遇琛耳中,他当时什么也没表示,只是在给谢琰煮饭的时候,“不小心”多加了几勺醋罢了。

    谢琰已经习惯了顾遇琛的厨艺了,如果把顾遇琛炒得菜和其他人的摆在一起的话,谢琰一口就能尝得出来,更何况还是糖醋里脊这道他最喜欢吃的菜。

    他一边咀嚼着,一边打量着顾遇琛。

    越看越觉得顾遇琛是吃醋了。

    每一次顾遇琛吃醋的样子,谢琰都觉得很可爱,表面上看上去虽然风轻云淡,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却总是暗戳戳通过酸性食物暗示自己吃醋了。

    看着就像幼儿园小朋友那样幼稚。

    但谢琰却越看越喜欢。

    不过……

    谢琰突然有个“邪恶”的想法,以往每次顾遇琛吃醋他都能很快发现便提出来,这次他假装没看出来顾遇琛在吃醋的话,顾遇琛会有什么反应?

    谢琰这么想着还真这么做了。

    明明这碗糖醋里脊比平时酸了不少,可谢琰愣是像往常一样吃完,好像没发觉一样。

    惹得吃饭过程中,顾遇琛连续看了谢琰好几眼。

    就连之后的没加蜂蜜的百香果汁,谢琰也是一口气喝光,眼睛眨也不眨的。

    “好喝。”谢琰喝完果汁,把水杯递给顾遇琛。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