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番外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二月的F国还笼罩在料峭春寒之中。

    谢琰拢了拢大衣, 裹挟着一声奶香从学校里出来,刚走到门口,就有人叫住他。

    “谢琰。”

    谢琰停住脚步, 转身看去。叫住他的人是他同期的同学,也来自Z国,名叫洛黎溪, 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女同学。

    洛黎溪几步跑到谢琰面前, 抬头看着他, “明天就是除夕夜了, 你有什么打算吗?”

    她尽量用稀疏平常的语气和谢琰说话, 但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却满含期待。

    她和谢琰是同期入学的, 是班上唯二的两个Z国人。

    在异国他乡能遇到同一个国家的人,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大帅哥, 这对洛黎溪而言简直是一个惊喜。她也更愿意和谢琰交流。

    谢琰的性格也很好, 她有事情找谢琰帮忙的时候, 谢琰也会帮她解决。

    一个长得好、性格又好的人, 再加上又是在异国他乡的同乡, 洛黎溪自然而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喜欢上谢琰。

    洛黎溪也知道谢琰在学校很受欢迎, 喜欢谢琰的人很多, 男的女的都有,也有人曾经对谢琰展开了疯狂地追求。但结果都被谢琰给拒绝了, 谢琰不止拒绝了他们,还很明确地说明自己已婚的身份,有个很爱很爱的伴侣。

    谢琰拒绝追求者的时候, 洛黎溪不在谢琰身边, 并不知道谢琰说这话时候的表情有多么温柔。

    在洛黎溪看来, 谢琰是一个非常努力学习的人,他比班上任何人都勤奋,放假的时候,其他人在休息,谢琰依旧还在练习。

    同学的社交和聚会邀请他他也不去,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逼着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尽可能多的东西。

    某次和谢琰合作的时候,洛黎溪忍不住问谢琰,问他为什么这么拼?

    谢琰绝对是不差钱的,住的是最好的公寓,身上穿戴的也都是奢侈品,按理说他不应该有这样的紧迫感。

    洛黎溪还记得谢琰当时的回答——

    因为有人在等我回家。

    谢琰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眼中仿佛闪着光,温柔却又满含思念。

    也就是那时候洛黎溪才清楚地意识到,谢琰说自己的已婚不仅仅是阻挡狂蜂浪蝶的幌子,而是事实。

    同时也预示着她还没开始的恋爱就要宣布夭折。

    其实有些事是早有预兆的,谢琰虽然会回答她的疑问,但从来都是疏离有礼的,从未对她表示过亲近之意。

    洛黎溪知道自己和谢琰之间没有任何可能,可是依旧克制不住喜欢谢琰的心,她没想过和谢琰有什么结果,只要和谢琰能同处一个空间,她就很快乐了。

    除夕那天,她和其他学校的华人留学生一起举办了一场跨年晚会,她想要邀请谢琰一起出席。一个原因是想和谢琰多待一会儿,另外一个原因,毕竟是象征团圆的春节,谢琰自己一个人的话可能会比较孤单,参加晚会的话,就可以和同胞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过个年。

    洛黎溪把自己的来意说出来了。

    “我有收到晚会的邀请函,”谢琰说道:“至于去不去,我还在考虑之中。”

    这算是间接拒绝了洛黎溪的邀请,明天不会和她一起出席跨年晚会。

    谢琰不是没看出洛黎溪对他的感情,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在拉开和洛黎溪的距离,除了学业上不得不接触之外,谢琰都在避免和她有更多的交流。

    就算这会儿面对面的讲话,谢琰也喜欢离洛黎溪一米以上的距离,不会靠太近。

    他知道洛黎溪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也不再多说什么,只道:“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谢琰说完,也不等洛黎溪反应,朝她点点头,转身走了。

    洛黎溪看着谢琰的背影,张了张口,最终什么话也没说,眼中一片暗淡。

    谢琰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她是不该抱有任何幻想才是。

    ***

    谢琰租住的公寓离学校走路只需要二十分钟左右,他都是走路上下学,这样的话还可以看看路边的风景。

    其实这半年来,和洛黎溪一样的人不少。

    有的人知道他已婚,却也不放弃追求他,按照他们的意思,反正他的伴侣远在Z国,他在F国开展一场露水姻缘,他的伴侣也不知道。

    对此,谢琰只当做笑话听听,下次再见到这个人,他连招呼都不想打,离得远远的。

    他决然的态度其他人看在眼里,慢慢的对他有心思的人变少了,都知道他是一块撬不动的石头,在他身上花再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没用。

    谢琰这半年来,心思除了在学习西点上就放在思念顾遇琛身上。

    只有离得远了,谢琰才知道想念是一件多么磨人的情绪,明明每天都会有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和顾遇琛视频通话,却无法缓解思念的情绪,反而因为看得到而摸不着而变得更加的煎熬。

    有好几次,谢琰都生起要飞回国的冲动,和顾遇琛比起来,对高空的恐惧好像都变得不值一提。

    每每这种时候,谢琰就会更加努力地投入学习之中,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早点拿到结业证书回国。

    顾遇琛不是没有提出要出国看看他,谢琰很心动,但最终都被谢琰给否决了。

    他怕顾遇琛一旦过来,他会拽着顾遇琛的手不让顾遇琛再回去,又或者马上收拾行李,义无反顾地和顾遇琛一起回去。

    谢琰边走边想顾遇琛,只觉得思念之情像是千万亿只蚂蚁在他的心里抓挠着。

    “琰琰。”

    有人叫他,声音如梦中和记忆中一样熟悉。

    谢琰无奈地摇摇头,又自嘲地笑了笑,他真的是想顾遇琛想得魔怔了,都出现了幻听。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